重庆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“清零”
来源:重庆新冠肺炎在院确诊病例“清零”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3:30:13
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2020年3月29日7时至30日7时,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、疑似病例7例。

入院第7天,病情忽然加重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据今日俄罗斯(RT)3月29日报道,美国北方司令部(NORTHCOM)已将其重要战略人员送至地下掩体,以躲避疫情影响。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

夏延山军事基地。资料图